雲想衣裳 :旗袍新舊交融 東學西用

女人穿衣服可以很深層,第一層次是穿出線條;第二層次是穿出氣質,這樣才算是「人着衫」。雖然時尚圈的設計層出不窮,甚或古靈精怪,但追溯我國的穿衣文化,旗袍毫無疑問符合以上兩點。適逢由上個秋冬以至今個春夏,東方元素依然熾熱,改良版的旗袍搖曳生姿,加上第一夫人出訪掀起的彭氏時尚風暴,現在就來一個旗袍新舊對照吧!記者:胡靜雯攝影:伍慶泉(Styling)、陳永威(人物訪問)模特兒:Masha Gu@Style化妝:Wasabi@kingsmakeup髮型:Winnie@kingsmakeup 加入改良元素 東方元素一直深受外國設計師愛戴,上季的Jason Wu、Dries Van Noten或Proenza Schouler等,不約而同以東方元素如中國山水畫印花、花鳥龍紋刺繡、金色提花錦緞做主打,其中Jason Wu更有多套改良式旗袍示人。今個春夏,這些擁有厚重文化氣息的風格,繼續成為設計師們的靈感樂土,在日本和服設計比比皆是的趨勢下,又怎能沒有中國旗袍的份兒?愛玩圖案的Etro,將旗袍、長袍與功夫裝加上中國式花卉的七彩印花,體現了現代東方的繁華綺麗。miu miu的摩登復古旗袍,在綢緞上印上抽象的山水噴墨,還有Emilio Pucci的現代肚兜及在服裝上雕龍繡鳳,展示了西方設計師對中國女子的聯想和演繹。 miu miu 2013SSEmilio Pucci 2013SS Etro彩色圖騰連身裙$12,000、Joyce by Romeo Gigli披肩外套 $25,500(c)、Gianvito Rossi金色高踭鞋 未定價(d)Shanghai Tang摩登旗袍 $3,500、圖案Clutch Bag $1,800(b)Zeepha Couture黑色改良版旗袍 未定價(a)、Gianvito Rossi天藍色高踭鞋 $7,550(d) 一直是家族式經營的Zeepha Couture,由左起是張太、Asa、Athena和張德忠師傅。 老店進化 旗袍新做 西方運用東方元素的同時,其實我們的旗袍也同樣融合了很多西方元素,大部份人都稱之為改良版旗袍。自六十年代西服引入,加上廉價成衣橫行,旗袍逐漸走向衰微。接近1997年香港回歸,旗袍竟再次受到注視,大多數人選擇在隆重場合穿上。而在1994年創辦的上海灘Shanghai Tang,把上世紀的東方風情加添現代設計,成功令中式服裝及旗袍成為當年西方人士的熱捧潮流。後來王家衛電影《花樣年華》和《2046》,以及李安的《色戒》也再次燃起大眾對旗袍文化的推崇和嚮往。 人手刺繡質感十足,當中的蘇繡和湘繡十分出名。人手刺一綑差不多要用一年時間,現在會做的人寥寥無幾,這些刺繡已成古董了! 老字號 與時並進 接近70年歷史的Zeepha Couture是香港數一數二的老字號裁縫店,主打高級訂製服飾如婚紗、旗袍、禮服套裝。親自見證旗袍興衰的第二代傳承人張德忠師傅,告訴我做設計的始終要跟潮流走,「現在做旗袍加入很多西方元素,如西裝領、百褶、雪紡拖尾作裙襬,大露背或透視蕾絲也是近年常見的。」張師傅的兒子、第三代傳承人Asa也補充,「現在的旗袍圖案也跟時尚圈走,例如近年多人用幾何、大印花和抽象圖案的布料做衫,而線條美永遠是女士們穿旗袍所追求的體態,要達到Like a Second Skin的境界,才能着出古樸玲瓏的味道。」聞說上海最出名有三把刀,其中一把就是裁縫用的剪刀,海派服飾風格的旗袍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盛極一時,拜師學藝需要點蠟燭叩頭,學師三年內,師傅也未必直接指導,只能從旁偷師觀察。從縫紉、盤扣、量體到打樣等工序,起碼要用幾年時間才能達到工多藝熟的境界,做一件衣服由設計到完成往往要雕琢至少三星期。據張德忠師傅說五十年代時做衫都很簡單,多以淨色為主,人們最着重手工,因為一件衫可以穿很久。現在大量連鎖式經營及名牌壟斷,確實令這種民間工藝步向式微;張師傅最深的體會除了無人繼承工藝外,就是以前一直合作的歐洲名貴布料供應商亦相繼倒閉,人手繡花接近失傳;好品質的物料買少見少,價錢也相對推高,「電腦印花跟以前逐層顏色印染的圖案相比,一摸上手即能高下立見。」 蹲着為客人整理婚紗的是創辦人張水法,是第一代由上海移民到香港開裁縫店的上海師傅。莫文蔚結婚時的彩色短身旗袍是在Zeepha Couture做的。大印花和抽象圖案的布料,也是近年旗袍的熱門圖案之一。 城中的達官貴人、名門望族如琴姐、利孝和夫人、何超瓊等都是他們的客人。 設計新與舊 西方的設計融合了很多東方色彩復古元素,但是講到工藝和剪裁,基本上都是由現代的車衣技術所取代。現在,上海大師級的旗袍製作師不過十來人,大多八九十高齡,傳統的旗袍製作方法面臨失傳危機。 ...